总网滚动

我的妈妈也是普通人

2020-05-11 16:37:52来源: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检察院  责任编辑:刘琪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转眼又是一个母亲节。现在的我已经是双重身份了,既要照顾好妈妈又要照看好孩子,正是上有老,下有小的年纪。

  小时候,因为家里有三个孩子,因为要照顾半瘫的爷爷和只大我几岁的小姑,再加上爸爸在外地工作,所以家里的一切都由妈妈一个人打理,生活过得紧巴巴的,妈妈也没有多余的钱为自己添置新衣服,过年过节总是想着为我们几个买新衣服。如今,经济条件好了,才发现原来妈妈也是爱美的女人,喜欢逛街,喜欢购物。

  小时候每年过年都是妈妈最忙碌的时候,洗洗涮涮,缝缝补补,添置我们要穿的新衣,还要做一大家子的饭菜(父亲兄弟姐妹10个,除了在外地的2个叔叔外,其他的姑姑叔叔每年都在我家过年,这已经成为一个习惯)。因为妈妈偶尔安排我洗碗,看着堆成小山的碗,我对过年家庭聚餐感到恐惧。

  有一次我问妈妈:“这么多人在家里闹哄哄的,还要没完没了地做饭,您不觉得烦吗?”

  妈妈竟然很严肃地对我说:“能来咱家过年,说明他们认为咱家气氛好,感觉舒服,这是对咱们家多大的肯定啊,你还不高兴吗?”妈妈的话让我豁然开朗。

  我生完孩子后落下了腰疼的毛病,想想妈妈这么多年一个人照顾一大家子人,那时候她会不会也常常感觉腰酸背痛、腿脚肿胀?

  印象中,妈妈无所不能,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“女汉子”“女超人”——从来不感冒,从来不说累,永远都是精力充沛信心满满的样子。当自己慢慢长大才发现,原来妈妈也是普通人,也会有看病时对待医生的小心翼翼,买错了东西要退货时的胆怯眼神,买一件衣服还要征得女儿们意见的普通老人,甚至会为了我对婆婆比对她好而吃醋的可爱妈妈。

  我对妈妈印象最深的记忆是大姐离开老家去外地上大学,我们目送姐姐上火车。妈妈看着火车慢慢驶离时一脸平静,并没有像其他父母送孩子时那种泪流满面。后来我傻傻地问妈妈,是不是因为咱家有三个姑娘,所以离开一个您无所谓。妈妈笑笑说道,上大学是值得高兴的好事,为啥要哭哭啼啼,我就是要高高兴兴地送你姐姐上火车,让她安心地去上大学。听了她的话,我顿时觉得妈妈内心好强大,不由得钦佩。

  妈妈退休前是一名小学教师。在她三十多年的教师生涯中,上班从未迟到或早退过。在帮我照看孩子时,妈妈看我磨磨蹭蹭上班快要迟到时,总是催我,让我不要迟到,还总是责怪我没有时间观念,时刻叮嘱我这么好的工作一定要好好努力,要勤奋、要认真、要珍惜之类的话。

  在妈妈多年前的日记本上,写着这样一句话:“我要做一颗社会主义永不生锈的螺丝钉,哪里需要哪里钉。”小时候我看到这句话时,觉得这就是一句口号。工作十多年后,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其实他们那一代共产党员更有理想有信仰,他们愿意为国家、为社会奉献一切,这些正是我们这一代人需要学习和发扬的。妈妈能三十多年如一日不迟到不早退真是不容易,一直保持“做社会主义永不生锈的螺丝钉”的工作热情着实让我自叹不如。

  以前和妈妈相处是很随意的,不太考虑妈妈的感受。前几年,有一次妈妈心脏不舒服去医院检查。在等待妈妈检查时,我坐在走廊冰冷的椅子上,突然间意识到妈妈不会永远陪着我,心中莫名涌出一股巨大的恐惧和焦虑。回想起以前不听话和她拌嘴的情形,真想打自己几巴掌。好在那次妈妈没什么大碍,这次经历也让我成熟了不少,再也不和妈妈拌嘴了,做事也开始考虑妈妈的感受。我现在更加珍惜能和妈妈在一起的每时每刻,每天给妈妈端洗脚水,帮她按按脚,陪她聊聊天,逛街时手牵手,珍惜每一天的美好生活。

  我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很多美好的品德。值此母亲节之际,我将这篇随笔献给我的母亲,希望她健康长寿、幸福快乐,也祝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!(金燕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