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网滚动

解决“收监难”需加强顶层设计

2020-05-12 15:55:31来源:人民法院报  责任编辑:刘琪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无论被告人“送押难”、“对未羁押罪犯收监执行难”,还是“在押罪犯交付执行难”等,法院遭遇各种尴尬,让法官直叹“法律尊严很受伤”。

  分析其中原因,从客观上看,法律规定不完善,各个部门的解释、规定和文件相冲突。有些法院认为罪犯虽患病,但仍然符合收监条件且应当收监,而看守所认为患有重病而不符合收监条件,两者就会各执一词。同时,看守所设施条件有限,仅具备常规检查的条件,而没有专门的医疗设备,特别是对于部分被告人腿部残疾、年纪较大,以及艾滋病罪犯,看守所没有专门的关押场所、没有专门的经费保障罪犯的治疗。从主观上看,看守所执行的收押标准存在自保安全倾向,更侧重于看守所自身的管理与安全,一定程度上甚至不考虑人犯的社会危险性,而且社会舆论使得看守所收押更为谨慎。

  为此,浙江法院近年来一直注重与相关单位沟通协调,畅通落实途径。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现存脱管罪犯挂图清零”和“新增病残罪犯应收尽收”为目标,全力清理判实未执这一长期存在的“顽疾”。加强督导检查,实行个案跟踪,争取市委政法委支持,协同公安、检察机关完善协调联动机制,强化收押前置程序,统一看守所收押标准,对符合条件人员强制收押,避免不予收押疾病范围的不当扩大进而引发罪犯脱逃甚至再次犯罪。乐清市人民法院早在2015年就出台规定严格规范暂予监外执行工作,严格审批程序,厘清职责分工,规范执行期限,对怀孕的罪犯暂予监外执行决定的期限可适当超过怀孕期;对哺乳期的罪犯至9个月哺乳期到期日止,实行回访督促,每年至少向执行地司法行政机关了解矫正情况一次,发现不适宜继续暂予监外执行的,督促司法行政机关提出收监建议。

  但要解决“收监难”,不少中基层法院认为,仍需要加强顶层设计。北仑区法院有关人员认为,首先要通过完善立法,理顺暂予监外执行条件与看守所收押标准的关系。“暂予监外执行是刑罚变通执行的重要制度,其条件的设定是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的,是考察罪犯是否需要在监外执行刑罚的标准;而看守所的收押标准则是是否对被告人、罪犯临时羁押的确定方式。”余姚市人民法院认为法院要加强与看守所、检察院的沟通协调,建议建立法院批准逮捕送押或交付执行的罪犯一律先行羁押制度,如果通过体检发现疾病或者其他法定不宜收监的情形,由看守所提出书面报告,检察机关审查认为确实不宜羁押的,提出处理意见,对于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而拒绝接收羁押罪犯的行为及时作出处理,进一步规范监管机关接收羁押罪犯的工作。

  萧山区、鹿城区、北仑区、宁海等法院有关人员认为,还要加大财政投入,设立罪犯服刑医院或特殊关押场所。现有监管医院硬件、人员配置已不适应形势发展,能够收押的人员十分有限。通过加大对看守所医疗卫生条件等方面的投入,使看守所具备对不符合保外就医范围等特殊人犯的关押能力,达到看管、治疗的双重功能,减小羁押过程中人犯的人身健康危险。或者通过建立专门的收治场所,进一步提高对患有传染病及其他可能威胁被告人、罪犯生命健康疾病的看管和治疗能力。

  实践中,取保候审、监视居住期间再犯罪仍不逮捕的情况主要有两类,一类是怀孕、哺乳妇女,一类是身患重病又非重大案犯。对此,温州中院有关人员认为,对取保候审、监视居住期间再次毒品犯罪的,应一律逮捕。而且对利用无法收押而故意实施毒品犯罪的,法院不予监外执行。